香港不足百人的攀樹師 在半空中修枝剪葉

By |2016-12-22T11:13:22+08:0012 月 22nd, 2016|香港樹木新聞|

城市中大廈即使再新再高,我們站在大樹面前,必須抬起頭,以仰望的視角觀看。然而,城中總受許多條例管制,我們與樹木的關係大多止於遠觀,難以想像離開地面,置身半空中會是怎樣的景色。

攀樹是一項專業活動,除需要運用攀樹工具,更重要是安全的技術,體力及專注力兼備。為護理樹木,攀樹師需要攀樹修剪枯枝;另外亦有康樂攀爬,大人細路一樣可以體驗攀樹樂。外國更視之為戶外親子活動,讓小朋友從小有機會接觸樹木,拉近與大自然關係。攀樹的人說,攀樹可以令人專心一致,一步步達到目標。他們不怕離地,吊於半空中,花費氣力向上爬,以不一樣的視角,體會樹木給他們的種種啟發。

攝影:龔慧、鍾偉德

樹藝師診斷 攀樹師修樹

相對攀樹師,有「樹醫生」之稱的樹藝師可能會較為人熟悉。其實對樹木護理來說,攀樹師與樹藝師兩者缺一不可,關係更是密不可分。

國際樹木學會香港分部主席王卓粵(Chiky)比喻樹藝師為「揸筆」,攀樹師則是「揸鋸」。「樹藝師主要職責是檢查樹木,為樹木把脈診症,較屬顧問性質,對樹木生物學需要有一定知識。攀樹師除需要知道安全攀樹方法,亦要知如何正確修剪枝葉,講求的是技術。」行內有人同時持有樹藝師及攀樹師資格,堪稱「雙料」專家。「最理想的樹木管理是由樹藝師撰寫報告,然後找攀樹師執行,但現時大部分情況是樹藝師完成報告後,客人會另外出tender(投標),通常由非專業人士修剪,導致未能達到效果。」錯誤修樹增塌樹風險

樹木工程很多時需要攀樹,但現時業界對有關安全訓練不足,非專業的園丁會以「駁長鋸」或「梯駁梯」方式修剪樹冠枝條,構成危險。對一些較高的樹木,使用這些方法只能修剪較下層的枝葉,導致上重下輕,影響樹木結構,增加塌樹風險。

現時本港樹藝師約有逾1,000人,而攀樹師就更少,只有不足100人。Chiky表示,香港大部分的修樹工程並沒要求或規定必須由專業人士執行,即是不需要攀樹師資歷。「修樹其實是很專業的一門工作,所以我們一直推廣修樹工程需要由攀樹師執行。」

攀樹師:工作中的一份使命感

張凱祺(Kay)一身長袖衫褲,戴上安全頭盔及護目鏡,保護身體免受樹枝及木屑割傷。瘦小的身軀穿上重甸甸的腰帶,上面配有安全短繩及其他不同配件。今天不需要鏈鋸,腰間的重量便可略為減輕。手鋸則繫於她的右小腿外側,方便於樹上拿出修剪枝葉。

Kay是一位全職攀樹師,這身裝備是平日工作必須,陪伴她攀過大小樹木。穿好一身裝備,接下來便要設置攀樹系統,這是攀樹最重要的部分。Kay首先瞄準目標樹椏投擲沙袋,利用投擲繩索裝置攀樹的主繩,把攀爬繩索繫於樹幹上,綁好繩結,再用力拉緊確保繩索穩固。

上樹方式有很多種,需因應不同環境而定,今次Kay選擇以單繩上樹。她把腰帶配件繫上攀樹系統,然後用手拉住繩索,一步步向上爬。我們站在樹下一直看着,不經不覺她已攀上離地約兩層樓高的樹冠,在樹枝上行走,又在樹冠層敏捷地來回穿梭,用手鋸為樹木修剪枝條,每個步驟都駕輕就熟。

攀樹師除了需要熟習攀樹技術,還要有一定樹藝知識,評估樹木生長情況,以正確方式修剪枯枝。

過去曾有非專業的園藝工人,以「去頂」方式修剪樹木,對樹木造成巨大傷口,削弱其抵禦能力,容易導致腐爛,即使日後長出水橫枝,亦會容易折斷,影響樹木生長結構。「一定不會去頂,會修剪樹形,以修剪技術改變枝條往哪邊生長,令樹木健康生長。」

為樹木修剪枝葉,除為了美觀外,Kay認為更重要是減低塌樹風險,確保公眾安全,「可以幫助樹木,有一份使命感。」

高人一等的視野

約5年前,Kay原本只是一名普通文員,坐在冷氣室面對無止境的文件及電郵,刻板的工作令她對前景感到迷惘,萌生轉行念頭。那時,一位從事樹藝工作的朋友經常與她分享樹木的點滴及工作樂趣,Kay羨慕之餘,亦被這股熱誠感染,促使她決定重新出發,加入園藝公司,由低做起,展開工作新一頁。

因工作關係,Kay有機會接觸攀樹,初嘗半空中於樹枝間遊走的滋味,俯瞰不一樣的風景,從此愛上這種「離地」感覺。「攀樹最大滿足感是高人一等的視野,大自然令心境舒暢、開心,喜歡置身於戶外的感覺。」

投考攀樹師,除了最少要累積1年半從業經驗之外,還需要持有急救以及空中拯救證書。去年,Kay正式獲得認證,成為了香港少數的女攀樹師。

攀樹工作雖然無分男女,但長時間吊於半空,有時甚至需要到逾40米的高空,對體力始終有一定的要求,而且未必每個人都能夠承受這種高度,形成男多女少的情況,而Kay則是公司內唯一一位女攀樹師。

「女性體力始終比男性輸蝕,難以比較,但我會選擇做好自己能力範圍,別人自然會看得到。」

找到理想終生職業

戶外工作難免日曬雨淋,蚊叮蟲咬更屬閒事,與昔日OL生活差距甚大。Kay覺得最辛苦的是在滂沱大雨下工作,因為雨水令樹枝濕滑,增加攀樹難度。不過,她自言性格貪玩,嗜好跑山,喜歡置身戶外,攀樹工作似乎更加適合自己,從中找到一份自在。

「戶外工作帶我到不同地方,看見不同事物及景色,視乎天氣好壞,可以看到藍天白雲,吸引自己每天去工作。」

從原來只是單純對樹木感興趣,Kay從工作中日漸累積樹木知識,學會辨認不同樹木品種和特性。現時她正努力考取樹藝師牌照,視這一行為終生職業。「或者有一天不會再攀樹,但我會繼續從事樹木行業,推廣樹木保育或參與教育培訓。雖然不容易,但我會好好走下去。」

Citation: http://www.hk01.com/